欢迎光临合肥市文化馆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页 本馆概况 本馆快讯 图片视频 非遗文化 馆办刊物 师资介绍 联系我们
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艺术欣赏
信息内容
结庐在山中 洼里岁月幽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/10/28 点击:239

 

在合肥,有很多以“洼”命名的地名,如邓洼、范洼、芦洼、东洼、夫子洼、梢子洼、白石洼、黑洼、燕窝洼……这些庐州“洼”地不仅有着独具魅力的原生态自然风光,也有着深远厚重的历史与文化积淀。

邓洼:从早期移民地到如今的美丽乡村

走进巢湖市烔炀镇,有座村落叫邓洼。其位于驷马山山岗之侧,在烔炀凤凰行政村。驷马山为丘陵地带山岗,山体低矮。环驷马山两侧,也是烔炀与柘皋乡镇界地。

巢湖北部,浮槎山与东黄山一侧为江淮分水岭地带,丘陵分布。与巢湖沿岸不同,少雨之后,这里容易干旱。邓洼所在,也是山岗下蓄水积洼之地,引来早期移民围水置田,开垦一地。

邓洼村里主要聚集着邓、张两大姓,村子前中后都有水塘,是传统用水之地。立在丘岗上的邓洼又分为张家小村、东小村、西小村,有邓张姓氏分别集中居住。邓洼村中,邓姓由柘皋邓大院迁移而来。早期邓大院为巢北邓姓集中地,一支邓姓余脉离开邓大院,西走翻过驷马山后,见有积水洼便在此地落户。邓洼村中张姓起始并不姓张,是由李改姓而来。邓洼早先李姓也由柘皋李官桥迁居而来,最早有李姓被其张姓舅舅收为义子,传代下来之后逐渐改为张姓。邓张两姓互为融合,和谐相处,在乡村建设中齐心协力。

邓洼村分布多为根据丘岗地形,其中有道互通相连,村道边伴有水塘。因毗邻驷马山,植被丰富,整座邓洼被树林覆盖,空气非常好。邓洼人多有在外谋发展,事业有成,反哺乡里。村中房屋顺着山坡,高低错落。

烔炀凤凰集一带,属山地丘陵地区,过去交通不发达,加上因地理环境影响,少雨干旱,影响着传统农作物收成。这些因素造成邓洼一带经济相对落后。随着近些年来乡村建设,道路通达,落实于扶贫政策,邓洼逐渐走向市场,乡村环境逐年发生改变,邓洼人的生活也越来越美好。

范洼:深山中升起尘世烟火

巢北有一片连绵的群山,称黄山。清嘉庆《庐州府志》记:“黄山,明《隆庆志》:在城东一百二十里。其山联叠三百六十峰。有泉,四时不涸。《县志》:一名东黄山。连含山巢县界。”

巢湖市苏湾镇内的黄山,包括傲鞭山、龙华山、大寨山、汗山岭、簪花山、蜈蚣山、大尖山、石镜山等几十座小山峰。巢北黄山诸峰虽不高大险峻,却森林茂密,泉水密布,幽秘而宜居,几千年前即有人类居住。明初移民,迁入许多皖南人家。后来,又有一些人家避战乱而迁此隐居。当地有谚语称:“黄山三百六十洼,洼洼有人家”。山中,许多村落即以洼起名,比如:北洼、岔洼、庵洼、小长洼、芦洼、桥洼等。

沿东侧的山道,有一座小小的龙王庙和一棵一两百年树龄的三角槭。东向折入山深处,即遇隐在山林中的范洼村。范洼村曾属巢湖市司集镇,撤乡并镇后,划归苏湾镇,现属寨山行政村下的一个自然村。几百年前,最先迁此的住户范姓,在洼中升起尘世的烟火。从此开枝散叶,生生不息,枝繁叶茂。

曾经的范洼深居在山洼尽头,几乎与世隔绝,人们靠四时不绝的泉水滋养一个个山里的日子。渐渐地,山里人不再固守那贫瘠的一亩三分地,开始走出大山,融入外面的世界。山中的寂寞与曾经,都如一方沉静的池水,成为一段无言的风景,细细品来,耐人寻味。

芦洼:大山深处的绝佳观景地

东黄山地带,大洼中有着一条条犹如大树根须的山道,输养着座座山村。有的山村位于大洼深处,根须尽头,隔绝于外。芦洼便是根须末端的村落。走进巢湖市苏湾镇,顺着山道起伏,道路尽头方可抵达芦洼。

东黄山山洼中,有着数条根须末端路,这些道路终点都有洼上人家,比如山里许、山里陈、山里张、龙门岗等。如今,这些末端山洼村,通过环山公路相互连起来,让东黄山整体脉络畅通。公路连通,是百姓的福祉,山区民生工程让东黄山整体活起来,驱车可以方便快捷到达山洼每个村落,不像过去要绕道山下再盘山而上,或者旧时徒步翻山越岭。岭外,人们也许会猜测深山大洼,是低矮村房,简陋屋棚。可是,当你抵近洼里时,那些别墅般漂亮的建筑,会给你一份惊喜。时代变化已不仅局限于城市周边,发展早已深入大洼乡村。

走在芦洼小山村,四周安静清幽。村人不多,却淳朴自然,热情好客。清朝时,安庆一带战火频燃,让一地民不聊生。许多村民开始背井离乡,有的西去大别山,有的东向巢湖东黄山地带。这其中就有王姓人家为躲避战火,而隐居到当时鲜有人家的东黄山深处。王姓人家在东黄山中繁衍生息,随着人丁壮大,逐渐扩大到附近的小苏卸甲弄等地带。随着东黄山山区乡村建设,公路通达,未来驱车而行,“春银屏,秋苏湾”,一南一北,成为巢湖绝佳观景地。

东洼:农耕符号注入时代艺术

位于巢湖经开区的半汤腹地,散落着十几个小村,其中有一地叫东洼村。

历史上的东洼村深入半汤山谷深处,交通并不便利,是一处闭塞的小山村。旧时的东洼村,凌乱而落后。因为藏于山谷之间,较为封闭,鲜为人知。随着巢湖经开区着力发展,三瓜公社开始重新打造新农村,东洼变化最为显著。从东洼到冬瓜,名字随谐音而变,却也演变了传统农耕到网络时代以“互联网+”农村的新模式。

在半汤,三瓜公社打造的冬瓜村主打农耕民俗文化,展示的是酒坊、油坊、布坊等。东洼,是倚在郁金香高地最近的一座山村。山水流下,贯村而过,让一座山村因水而灵动。亭台之间,顺水而居,东洼颇有几分园林风格。顺桥而行,水泽地,错落着村居。村中一处民宿地,幽雅闲居。木楼而上,步挪景移,可以闲听自己的脚步声。是庭院小坐,还是登楼眺望,都是随着一份闲逸放慢的心情。凭栏下,绿荫处,时光慢。水湄间,植草藤蔓,小桥静卧。曾经残破陈旧的农舍,变成一户一特色。晨曦地,山岗外有一轮朝阳而出。木桥上可以碎步,去流连着一份乡情。或亭下小坐,听一处穿村而过的水声。弥漫起的晨色,渲染着对一座村庄的情怀。一处乡间的舞台,听戏、传唱都有着精彩的内容。“我们都是吃瓜群众!”冬瓜村人如是说。

农耕的符号,注入时代的艺术。看得见青山绿水,留得住乡愁。“以自然为本,天人合一;以农为本,田人合一,要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。”每去东洼,总会发现不一样。东洼,变得更为精致起来。

夫子洼:流传着感人的“夫妻洼”故事

巢湖市有一处著名的风景区——姥山岛。岛上有一座文峰塔,文峰塔西山坡下,有片林木茂盛清泉长流的地方,叫夫子洼。

顾名思义,夫子即民夫,夫子洼是当年建塔民夫居住和堆放建塔材料的地方。夫子洼,离建塔山头较近,离湖岸也不远。这里是片洼地,与湖岸大体等高,建塔材料上岸后堆放此处,搬运方便,省时省工。建塔的夫子们住在这里,山间清泉,流入洼内,饮水、用水也很方便。夫子洼又叫夫妻洼,这里有个感人的故事。

相传,在建姥山文峰塔时,庐州府从合肥县、巢县、庐江县征调来许多能工巧匠和民夫。巢县散兵李家洼有个年轻石匠叫李存善,也被征调来姥山续建文峰塔。李存善,高高个头,眉清目秀,心灵手巧,为人忠厚善良。他的石工技艺尤其精湛,无论是浅浮雕、高浮雕、镂空雕、双面雕,无所不能。他雕刻的人物故事、山水风景、祥禽瑞兽、仙花芝草、吉祥符号等件件精美。李存善在众多的民夫中出类拔萃,成了众人追捧的 “大明星”。其年方二十四,尚未娶妻成家,父母健在,身体硬朗。因此,不乏说媒者和求婚者。

话说,姥山岛有户姓孔的人家。孔家有三条大船跑江湖搞运输,在芜湖还开了个米行,是姥山上首富人家。孔家小女翠珠,身材苗条,长相俊俏秀美,性格活泼开朗, 是姥山“一花”。一次翠珠陪客人上山游玩,偶遇李存善,便对他一见钟情,三天两头偷偷跑到夫子洼看望李存善,并送吃送喝,表达爱慕之情。李存善也十分喜欢翠珠,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”,于是两人私订终身。工地上的民夫们都夸他俩郎才女貌,十分般配,是天生一对,地设一双。

不料,翠珠父亲孔令义认为李存善再能干也只是个穷石匠,门不当,户不对。他以“属相不配相克”为由,坚决反对这门亲事,并将小女许配芜湖一富商的儿子。翠珠誓死不从,母亲左右为难,成日以泪洗面。孔令义为阻止二人往来,索性将翠珠锁在家中厢房内,不让其外出半步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一天, 李存善上塔安装石刻牌匾,因脚手架倒塌, 从高处跌落下来,昏死数日不醒。孔翠珠得知情况后,心急如焚,翻窗跑到山上看望李存善,并给他寻医问药,精心照料,整天陪伴其身边。李存善这次摔得很重,不仅右腿折断,肋骨也折断数根,无法治疗恢复,将终身残疾。李存善不愿拖累翠珠,多次劝她离开自己,另嫁他人。翠珠爱李存善,情意真切,发誓至死相伴。

无奈之下,李存善自尽身亡,意在让翠珠得到解脱,另嫁他人终身有靠。谁知,在李存善去世的第二天,翠珠也投湖自尽,随李存善而去。后来人们把他俩合葬于此,成全他们生死相依的夙愿。

这对情侣真诚相爱,誓死相伴,感动天地,夫子洼的石壁上突然流出清泉。山上人说是老天有情,怜悯他们。是姥山有义,为他们痛心而流泪!此后,人们称这里为 “夫子洼”,又叫“夫妻洼”。

梢子洼:浮槎山中的世外桃源

肥东县与巢湖市交界地横列着一座连绵的大山叫浮槎山,在浮槎山东段分布有獾山,獾山处漫山遍植桃林,为春来桃花盛开的地方。在桃源边,有着一处山洼水库被誉为龙潭,山林秀美,谷色斑斓,四季风光皆不同。这里,就是梢子洼。

打开地图,巢湖北岸多为山岭,在庙岗境内,顺着县道x106再折去獾山附近,有个地方叫梢子洼。站在冈峦,远眺浮槎山有如屏障,近看,一条蜿蜒的山路顺山起伏,村庄点缀,缭绕人烟。

浮槎山中獾山处是桃花地,春色斑斓,漫山桃林间,这里最为美丽。从桃花源地再向浮槎山纵深走去,便是梢子洼。梢子洼位于浮槎山怀抱之中,山水汇集,是为库区。水色空濛,藏于锦绣。石亭卧波龙潭,廊道漫步,景已达心中。

生于巢北的著名作家孙远刚在《柘皋河之恋》中写道:东黄山一团,西大山一列,两山之间,柘皋河蜿蜒。文中西大山,就是浮槎山。从卫星地理图上看去,在巢北,东黄山抱团而坐,浮槎山舒展而立,各不相同。巢北的山中,“洼”字较多,浮槎山中,也有着宋山洼、姜子洼、先子洼、梢子洼等。

浮槎山的水自古有名。源自主峰大山庙龙王殿前的两眼泉水,北称合泉,南称巢泉,二泉水位常年稳定,取之不落,无论大雨干旱数月,池中水位始终如一。两泉被称为合巢泉,也称乳泉。北宋年间,庐州太守送泉水于欧阳修,欧阳修大为赞赏,并为浮槎山泉写下了《浮槎山水记》。

晚清时,据说李鸿章家府饮用水也多取自浮槎山的古泉。而生于巢北的人,一口古泉水泡出的浮槎山茶更是上品。藏于浮槎山大山深处的梢子洼,是一处世外桃源地,我们看见的,只是浮槎山的一面青山。那逶迤游走的山脉间,从梢子洼再探向山谷纵深处,也许有着更美的风景。

白石洼:巢湖岸边的天然航标

环巢湖自古就有9头18嘴之说,“嘴”同“咀”,大自然形成的三面环水的地方或村庄。“头”相对于“咀”面积要小许多。巢湖之“嘴”和“头”展现独有的地理特色,基本都是原生态,是巢湖极具特色的地理景观。

有凸出去的“嘴”和“头”,就有凹进去的“洼”。在巢湖沿边,有许多洼成为天然港湾。

巢湖岸边就有一处颇具特色的“洼”——白石洼。白石洼位于巢南散兵镇小南湾村,谢王村和大南湾村两个伸出的“头”,构成一湾湖洼。但白石洼没有像其他湖洼一样成为港湾,原因是湾内怪石嶙峋,礁石密布,无法泊舟。

但白石洼旧时却是天然的航标。古时,船家夜行在巢湖,水天苍茫,难以确定具体位置。当看到一片耀眼的白色在岸边时,便知白石洼已到,离散兵及巢城的港口也就不远了。

白石洼的乱石在夜色和湖水的交相辉映下,成为夜航的地理标志。白石洼的得名由此而来,小南湾村也一直被船家渔民称作白石洼村。

黑洼水库:如小家碧玉般静谧柔美

肥东县包公镇有个黑洼水库,这里的故事颇为神奇,流传很广。

黑洼水库,背靠肥东有名的东大山。当年,宋金在这里摆开战场,大小激战数次,金太子金兀术也曾在此驻扎兵马,现在的太子山就是当初金兀术驻扎兵马的地方,留下了气死金兀术,笑死老牛皋的千古笑闻。那些曾经已经留在浩瀚的历史烟云里,眼前的美景却使得人们常以休闲的心情到这里享受自然。

东大山谈不上峰峦雄伟,也不挺拔。黑洼水库既不宽广,也不波澜壮阔,两者结合相连相依,却如小家碧玉般的静谧柔美。不高的山小巧玲珑,不浩瀚的水库宁静而清澈。

有山有水有灵气,黑洼水库也十分俊秀,远离尘嚣,空气清新。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,碧碧的水,轻轻的风,绿绿的草,葱葱的树,自由飞翔的水鸟,悠悠然然的牛儿,水里游来游去的鱼,使人陶醉流连。

远山叠翠,野花吐馨,步步有景,步步成画。置身于此,想不心情怡然都难。于此四顾,绝无凡尘之扰,满眼都是浓郁生机,晴空丽日,不是胜景,胜似胜景。

黑洼水库,既不用浓抹也无须淡妆,它独有的韵味与生俱来,幽微灵秀,静逸柔美,水光潋滟,远山葱茏,充满着自然天成。

燕窝洼:历史悠久的产茶地

合肥有好茶,好茶在庐江,庐江县汤池镇便是远近闻名的茶乡。走进这个浸泡在茶香里的古镇,你不仅可以饮到好茶,还能游览美丽的茶叶产地——二姑尖,更能细细品味当地无处不在的茶文化。二姑尖为钟灵毓秀之地,山中白云禅寺历史久远,生长于斯的茶与禅结缘。白云禅寺往北500米,有一块凹地,形如燕窝,获名“燕窝洼”。这里,还有一个与茶有关的神奇传说。

“燕窝洼”四季氤氲湿润,是生长云雾茶的绝佳场所。洼口有一巨石,其形如蛋,光滑陡峭,又叫“燕窝蛋”。相传很久以前,两个小和尚爬上“燕窝蛋”,立在一棵茶树旁采茶,这一摘就摘了一上午,鲜嫩的新芽,摘了又长,总是摘不完。眼看篓筐满了,肚子饿了,开午饭的钟声也响了。两个小和尚抬起满满一大筐的嫩茶回寺去了。等到下午再赶去采摘时,那一棵茶树却不见了,原来这是一棵显灵的神茶树。

不久,白云禅寺的僧人们开始在“燕窝洼”种植茶树,山民们也跟着在山中开垦土地,引种栽茶。

千百年后,1984年,中国著名制茶专家陈椽教授登上二姑尖,嗅到了云雾中散发出从“燕窝洼”飘来的清香,兴奋地扔掉手中拐杖,走向一片郁郁葱葱的茶园,亲自选棵、采摘、炒制,亲口品尝,连声赞叹叫绝:“此茶味甘鲜醇,滋润可口,嫩香沁心,堪称珍品中的一绝!”陈椽将此茶命名为“白云春毫”。

传说已无从考证,不过,汤池茶叶历史悠久确是事实。据《庐江县志》载,汉留侯张良隐居在此便开始种茶,自此以后,燕窝洼的那棵茶树衍生成片,整个洼地,乃至二姑尖具有相同生长环境的地方都成了茶园。二姑尖的茶开始被众人知晓,并逐渐盛名远扬。

于是,就有了陆羽《茶经》中的文字:“酉阳、武昌、庐江,昔陵好茗……饮之宜人。”那时,庐江等地茶叶已作贡茶。北宋嘉祐六年,安徽有五个著名的茶场,庐江即在其中。

在中国,对茶的研究陆羽应该是最有发言权,他的一部《茶经》洋洋三卷十章,奠定其至高无上的“茶仙”地位。因此,能被陆羽引以为赞的茶,自是名副其实的好茶。

现在,二姑尖的茶有了自己的品牌:白云春毫。它以细嫩显毫、色泽绿润、形似雀舌的特色造型,以及嫩香持久、滋味鲜醇、汤色清澈明亮的独特口感,成为茶中新贵。

 
 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